胶州网 > 历史军事 > 苟个富贵盈门 > 第十四章 还是个孩子

第十四章 还是个孩子

凌风子一夜没睡安稳了,徐义起夜两次,都听见他翻身了。

徐义还是孩子,觉多······嘿嘿。

凌风子想什么,徐义清楚,就是李炜一夜没睡,崔珪一夜不睡,徐义都能理解。

自己还是太有才了,惊着他们了。骚瑞,不小心露一手,没吓着吧?

徐义猜的没错。

不过不仅仅是被惊着了,是那叫李岗的一直没醒。

崔珪也陪着,他是举荐人呀。

“若六郎康复,我必向圣人举荐此子!孙神仙的传承人,流落民间,是我大盛朝廷的损失!”

李炜很担心,面对崔珪也只能聊些别的,这别的还是没离开徐义。

“节帅可是要推举徐公子入太医馆?”

“嗯,太医馆皆碌碌无为,徐义入太医馆倒是能搅一搅。”

“下官以为此事还是作罢。前些日子,因为小孙病患,下官曾透露举荐之意,节帅可知徐公子如何回话?他说:入太医馆是否就只能做太医?”

李炜抬头了,用说不太清楚的表情看了崔珪一眼:“确定他只有十二岁?”

“下官遣人查过,半年前凌风子受托,进终南祭拜孙神仙是事实,山里有山洪也是事实,孙神仙的守墓人一家确实遭难了,凌风子还在山里留了钱财,以确保孙神仙墓的整洁。”

“至于徐公子,半年来长高了不少,下官以为,不会超过十五岁。”

这倒有点麻烦了。

对于李炜和崔珪,钱财的感谢不上眼,唯有给徐义谋个一官半职才是感谢的合适办法。

十二岁,医术,孙神仙传承人,这时候举荐也只有太医一途。

“节帅,下官查过,徐义认字,但未有诗文出世。另外······另外,在公明殿,徐义的写字都传为经典了,太丑。”

更难办了。字丑尚无所谓,未见诗文问世,也就是说此子在诗赋一道也是白瞎。

难不成就给些钱粮?若只是钱粮,自己又与商贾何异?李炜挺发愁。

“徐义是疮科,节帅此次到陇右任职,朝廷应该是要对吐蕃动手吧?届时征徐义入伍如何?”

崔珪想举荐徐义的事,也是想了很久,做足了准备。年龄是问题,举荐哪一类官员也是问题。

这一次李岗之事,倒是有了个合适的机会。

徐义可不知道两位大佬为怎样感谢他而烦恼呢,若他知道了,知道就知道呗,大不了顺便告诉他们一声:我徐义是钱也想要,官也想要。

徐义这时候正在抠鼻屎,对,就是抠鼻屎。

本以为刺史家的冬日跟公明殿不同,没想到也是一晚上烧火盆,大早上起来,鼻孔干不说,抠出来还都是黑乎乎的鼻屎······呃呕,好恶心。这段跳过。

不是有个什么地龙取暖吗?怎么都是刺史家了,还是什么节度使节帅,居然跟山里的公明殿一个档次。

太失败了。

要不回去先鼓捣鼓捣煤炉子?还是鼓捣鼓捣酒精?要不双管齐下?

徐义一直没决定,本来就是个优柔寡断的性子,还小家子气。

直到崔珪一大早就来拜访,说是拜访,也算是迎接徐义一块去吃饭,在刺史家混饭。

“徐公子今年只有十二岁呀?”